林夕yume

这是一个自我介绍
fate/全职/es主要。
林夕=梦,是本名的最后一个字拆字。
可以称呼为林夕/yume。
文笔非常,非常差。
喜欢现实一些的文字。
之前的运营者是代发,林夕是本人。
感谢所有关注我的人。

[涉杏]Almost Lover

*4000字短打,有毕业后捏造情节。
*BE。不是刻意在情人节发刀,只是刚好写完。
*ooc预警,文笔差无修,如有严重角色崩坏情节还麻烦指出。
*之后可能会进行修文,修完可能会写freetalk。
*新人创作请多包涵。
*梗源歌曲Almost Lover,歌手A Fine Frenzy,可搭配作为bgm食用。
*确认都能接受请继续。







“日日树前辈…?”杏紧紧拽着校服外套的下摆,无意识的轻咬着下唇,与面前神秘微笑着的人对视着。
微风吹动树叶。不过校园里本应是更安静一些的。
“怎么了?我可爱的制作人小姐——”紫色的双瞳闪烁过诡谲却昳丽的光芒。杏试图转移视线,然后发现自己无法避开那样耀眼的存在。
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揉揉杏的头发。“杏要做什么呢?啊,不论怎样…”扬起的尾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张开的双臂和几缕落到眼前的湖蓝色长发。她顺从的跟随着之前所捕捉到的光芒向前踏两步,如同一只听着口哨声回归魔术师掌心的鸽子。
“前辈…”
她松开手,鸽子又从魔术师的掌中被放入夜空。
“嗯?正如你所想的那样,我是你的日日树涉——我的制作人,杏——日日树杏小姐?”
狡黠的眨眨眼成功让杏脸红起来,是又一个成功的魔术。
到底是魔术还是真心?
日日树涉不知从何处取出成对的假面和成对的戒指。他将其中一枚戒指戴上杏右手的无名指,嘴角微微上扬看着她有些慌乱地拿起另一枚给他戴在相同的位置。随后他将华丽得有些过分的假面给杏系上,单手将另一个轻轻压在自己脸上。
到底是魔术还是真心?
魔术师本人也不知道。他的生命早就和魔术融为一体,表情与假面亦是如此。
仓促飞远的鸽子,也未必会在春天选择返乡。
日日树涉再有两个多月就要毕业。他告诉杏说,他一定会出道。至于作为偶像还是魔术师或是什么其他的身份——
"哦呀。杏想知道吗?"
"这可是你的日日树涉唯一的秘密哦。"
上扬的尾音却仍然昭示着他的平静。
悲伤或是愉悦?
杏后来回想他的表情。日日树涉似乎从来都是愉悦的。至于这份愉悦是否真实,她与他都无从知晓。
她无法想象,也不愿想象日日树涉陷入悲伤的情景。
"回去休息吧?我可爱的制作人小姐看起来有些疲倦了哦?"
杏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回头看的那一眼,他站在原地,笑容模糊不清。
*
春日的周末总是很合适约会的。地点是杏选的小奶茶店。她咬着吸管,托腮看着斜躺在对面沙发上试图用吸管折出花朵的日日树涉。
店主养的猫轻微的叫了一声,她略一走神,鲜艳的红绽放在眼前。
耀眼的颜色是日日树涉不知从何处拿出的玫瑰,他难得的把水蓝的长发束成高马尾。
他们像是任何一对普通的情侣那样逛街,看电影,在摩天轮的顶端接吻。
但是杏知道日日树涉是不一样的。
他会在逛街时偶尔的消失在嘈杂的人群中,几秒之后杏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顾旁人地单膝跪地向她献上特别的礼物:有时是魔术的产物,更多的时候是一些她想要却没有说的——不管是什么,她所想的一切事物,日日树涉似乎都了然于心。在那些冗长乏味偶尔有些感人的电影里,他也会适当的将杏笼在展开的怀抱之中。
"杏在想什么?不能时刻让作为观众的杏集中注意力的话可是我作为魔术师的失职哦?要怎么补偿杏才好呢…"
不如就用一个吻吧。在摩天轮顶端的那一个。
带着鲜艳的笑容和玫瑰花束。
也许还有扑着翅膀不知是在回归还是挣脱的鸽子。
他在街上哼唱着不知来源何处的轻巧曲调,杏伸手试图挽住他的手臂,然后被从背后搂了满怀。
他轻声的笑着。
夜晚来临了。
*
梦之咲。
空前盛大的最后祭典的狂欢。偶像科几乎全员到齐:但即使是最狂热的粉丝也未必能认出他们的偶像。
说是送别却格外的热闹。是被装饰得华丽的体育馆内隐匿身份的假面舞会,气氛从未离开过高潮。笑容和假面在欢愉的曲调中压抑了所有的不舍和泪水。
普通科三年级的学生们也被准许参加。
并非任何级别的梦幻祭,只是一场单纯的疯狂。
是日日树涉一手安排的。而他现在正在体育馆侧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难得安静的观察着这一切:
杏没有来这场舞会。
他吟唱的仍然是奇异不知来源的小调,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自己安排的这场盛宴。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把假面抛入了涌动的人群。
杏抬起头,对上一抹紫色的星光。
是日日树涉。
杏一直都在体育馆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踏入,却没想到等待的他会这样早离开盛宴的中心。
在杏反应过来之前,他牵住了她的手。
他哼出的曲子终于变的平缓,不过没有唱出歌词,杏也因此无从知晓曲调的来源。
日日树涉就着自己轻声哼着的曲调,牵引着杏踏出随意的舞步。
操纵?不,那只是魔术的环节。
杏略微有些跟不上节奏,日日树涉就把节奏放慢,然后轻握住杏的手,从体育馆门前灯光照得明朗的地方一路赶到细碎的阴影中又迅速回到光亮里。
如今的"fine"是光明的,即使日日树涉和天祥院英智即将离开梦之咲。
不论何时,于日日树涉而言,不管是假面上,还是假面之后,也都是光明的。
因为他是一位魔术师。
因为日日树涉无所不能。
因为杏的日日树涉无所不能。
因为爱着杏的日日树涉无所不能。
他借势将杏搂入怀中,轻吻她的唇然后又松开怀抱,与任何以往的魔术表演一样用一句高声的"amazing"来结束这美妙荒唐又无他人知晓的舞蹈。
他说,他出道后会一直记得并等待着杏。
他说,等杏毕业后真正成为一位优秀的制作人,他会让她看到一个更美妙的日日树涉。
他说,他不会忘记这一夜,以及之前和杏共处的时光。
他确实是这样说的。
杏记得。
他自己也记得。
不过,梦之咲名单上3B的日日树涉已经毕业了。
*
杏和日日树涉分手了。
也许是暂时。不过,是杏提出的。她仍然是有些局促的捏着衣服下摆,在机场谨慎的这样说着。
"日日树前辈…我们暂时分开吧。我还在学校,前辈要去国外发展了,我不能耽误前辈。"
至于感情怎么办?
网上的回答是,如果5分钟内要进安检而安检机在10米外,那么你们还有4分50秒可以接吻。
而事实上,因为日日树涉是与天祥院英智一起坐天祥院家的私人飞机一起去国外,所以他和杏的时间并无这类限制。
日日树涉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杏提出的任何要求我都不会拒绝哦。既然如此——"
他像平时一样取出一朵鲜艳的玫瑰。
"用玫瑰作为给杏的纪念品吧?不过和以前一样只要杏想——"
杏接过玫瑰,他不知又从何处取出假面单手扣在脸上,朝她眨眨眼,露出惯例的笑容。
"日日树涉随时也会在哦。"
"谢谢前辈。我会等着日日树前辈的。保重。"杏努力地还给他一个笑容。
"那么,再见了,杏——"
他转过身去,毫不犹豫地走向登机口。
杏看着他消失在人群中。
杏没看见日日树涉捏着卸下的假面的手轻微颤抖。
日日树涉上飞机的时候只是轻微向天祥院英智点点头然后随意选了错开他视线的位置坐下。在飞机起飞前就戴上了氧气罩的后者微笑着轻轻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日日树涉和杏,idol和制作人的身份让这段恋情注定坎坷。
自己在学院中不也是这样吗?因为所有身份和身体状况注定无法平淡。
天祥院英智长长地呼气,然后依赖面罩略带艰难地再次摄取氧气。
不知道是同情还是自嘲。
难得安静下来的日日树涉睡着了。
不知道是要休息还是用魔术给自己催了眠。
*
一年多过去了。
杏毕业了。托了衣更真绪和天祥院英智一直保持着联系的福,梦之咲的前前任会长主动把杏安排到天祥院财阀名下的事务所作为偶像经纪人和制作人工作,Trickstar也直接被分配为杏手下正式出道的第一个组合。
杏接过北斗匆匆递给她的手机,后者整理着自己的衣装小跑步赶上队友一起前往舞台。
手机通话还没有切断。
"…前辈。"
"本来以为只能和Trickstar的成员们说几句,没想到小杏接了电话呢。工作还顺利吗?"天祥院英智的声音听起来心情颇好。
"工作很顺利,谢谢前辈的帮忙。前辈的身体状况还好吧?"
"很好哦,谢谢小杏的关心。"
沉默,电话中只剩下杏那边后台忙碌的喧闹声。
天祥院英智转头看了看站在他身后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俯视着城市光景的日日树涉。
日日树涉没有动作。
天祥院英智把头转回去了。
"小杏那边,舞台还忙着吧?之前北斗和我提到说他们是在演出中场哦。不如先挂断电话,之后再联系吧?"
"…啊,好。那我先挂电话了,前辈。"
"小杏是个可爱的乖孩子哦。"
忙音。
"是想打破我的玻璃然后从这里放出一个热气球吗?"天祥院英智放下电话,干脆地将椅子也转过来。
"只是那样吗?可还不够惊喜!还有很多的鸽子和玫瑰,还有满怀的爱意——"
他的笑容仍然那样热烈。
与他对视的天祥院英智保持着一贯的微笑。
"魔术师是瞒不过皇帝的哦。"
"面具背后不是全能无私的神哦,涉君。"
天祥院英智没有说出口。他只是微笑着,看着日日树涉。
"啊,我要去准备新一份的惊喜了——作为献给这个世界的满溢的爱——"
日日树涉移开视线,高声用歌唱般的语调说着,仓促地踏着类似舞蹈的步伐走向门口。
他又取出假面,出门前转圈的时候隔着面具向天祥院英智神秘地笑笑。
门合上了。
天祥院英智拉开抽屉,抽屉里是梦之咲相关的各种物件:三年级的毕业册,社团与组合的活动记录,过去学生会的部分资料,诸如此类。
最上面的,是一个张扬华丽得过了分的假面。
是日日树涉从体育馆门口抛入人群的那一个。
是日日树涉曾经最喜爱的那一个。
天祥院英智捡到了它。
他知道上述的那两条,却不知道这一份华丽本是成对的。
是的,这也是初春的那一夜他压在自己脸上的那一个。
天祥院英智几不可查地叹气,微笑着关上了抽屉。
来到国外发展之后,他偶尔还会回国,回梦之咲,回天祥院财阀本家的院子看看。
日日树涉一次也没回去过。
他说,要再酝酿一些更amazing的情节。
*
"So you're gone and I'm haunted
And I bet you are just fine
Did i make it that easy to walk right in and out of my life"
杏换了个手机铃声。
*
"杏!给你带的奶茶。以及,有新的工作咯!"
"啊,谢谢,佐藤桑,奶茶放这里就好。还是有新人要出道需要我来接手吗?让我看一下资料很快就过去。"
"小杏,好冷淡…明明叫绫子就好了,我明明也只比杏大两岁,可不是什么老前辈…不过啊,这次可不是新人!"佐藤绫子把奶茶放在杏桌上,然后把手中的文件递过去。"是从国外回来发展的高人气idol呢。对了小杏,你是梦之咲毕业的对吧?"
"嗯。怎么了?"杏接过那份文件还没来得及翻开,听见绫子的话抬起头来。
"这次回国来我们事务所的可是小杏的学长哦。之前杏在忙着安排新人,所以接机的时候是我去的。是个超级有趣的idol呢,不过杏应该以前就认识他吧?好啦,好好看看你手里的资料,奶茶在桌上别忘了喝,我先去工作咯。"
"好…谢谢你,绫子。"
杏低头,翻开手中的文件。
是日日树涉。
是毕业后和继承了家业的天祥院英智一起去了国外发展的日日树涉。
是梦之咲曾经的演剧部部长, 热衷于高呼amazing的变态假面日日树涉。
是杏以前的男友。
日日树 涉。
杏合上了那份资料,找了无人的角落,脱下精致的小高跟换上一双平底的帆布鞋。
那双米色的帆布鞋在她一身黑色的西装搭配中白得晃眼。
路过绫子身边的时候被问了关于鞋子的事情,她笑了笑,说新买的高跟鞋磨得脚有些疼。手机铃声适时响起,催促她尽快去处理签约的事情。
她拿着几份文件,赶向资料中写明的地点,带着职业化的微笑推开门。
日光灯把一切渲染得过分明亮,杏的鞋子也不再显得突兀。
"您好。是要与我们事务所签约的日日树先生吗?我是杏,是您在事务所的经纪人也是偶像制作人,请多指教。"
*
Almost lovers always do.

评论 ( 11 )
热度 ( 27 )

© 林夕yum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