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yume

这是一个自我介绍
fate/全职/es主要。
林夕=梦,是本名的最后一个字拆字。
可以称呼为林夕/yume。
文笔非常,非常差。
喜欢现实一些的文字。
之前的运营者是代发,林夕是本人。
感谢所有关注我的人。

[月歌。AO3授权翻译]November Stars-chapter1【海隼/春始/经纪人组】

summary和备注


chapter1

        为什么我们会陷入这样的困境?

        ·

        ·

        ·

        ·

        “海!海!睁眼啊!”

        “海!”

        “谁让你睡觉了啊…”

        “你在违抗我的命令吗?海!起来啊!”

        ·

        ·

        泪水不停地向下滑落。

        与此同时,血迹绽开在白色的地面上。

        鲜明的红色在皑皑白雪中刺痛双眼。

        ·

        ·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现在正躺在我面前。

        呼吸微弱

        双眼紧闭

        现在只能祈祷他身上会有奇迹发生。

        但,最重要的是。

            ·

        ·

        ·

        这都是我的错。

 

November Stars

 

06:30

 

海这时已经起床了,他需要为通常和下属一起进行的晨练做准备。他把佣人清洗熨烫过的白色制服搁在架子上。但即使是在入伍之前,他也习惯顶着佣人的抱怨自己熨洗衣物。不过海毕竟是海,他并不介意那样做家务活。现在即使他不需要做那些家务,但他被分配去照顾首席的生活起居。就像现在…

 

他准备了一壶自己煮的热薄荷茶,然后喊着隼的名字去敲舰队首席房间的门。但是正如意料之中那样,他的首席并没有回答他。海轻轻推开门,隼仍然在床上睡得香甜。这对海来说并不意外,因为他在这座宅邸住的将近三年来一直都是这样。

 

关上门之后海朝房间中央特大号的床铺走去。但他离在床上熟睡的人越近,就越能感受到温度的反常。即使外面阳光暴晒,屋内也还是明显的有些冷。他想起了第一次被分配为由与他同龄的霜月隼带领的舰队的成员的时候。海那时想着他的首席也许因为被他冒失的撞了一下发烧了,于是他略微有些冒犯的碰了碰隼的前额,然后问他是否觉得难受。他的态度让周围人都倒吸着气怀疑他是否疯了,然而隼只是轻巧的笑了一下然后说他很好,那只是他所拥有的魔法而已。海有些尴尬的道歉,得到的回应却是将他任命为副手。

 

所以现在他在这儿过着像是大少爷私人管家的生活。他并不在意那么多——反之,他享受着他所拥有的每一点时间。

 

“喂——隼…该起来了!”他喊着首席的名字,走到窗边拉开窗帘让阳光洒进房间里。这看起来能让隼惊醒然后慢慢起床,但实际上和以往一样毫无效用。

 

然后海坐到隼的床边。他知道在此之前无人敢于这样做,但他们同年出生,而且隼对他更像是朋友而非领导。海最初并不习惯如此,但隼的表现让他最后还是接受了。他后来也想过拒绝隼的要求——不过每次屈服的时候隼如同得到糖果的孩子般的笑容都让他更相信顺从隼的心思才是正确的选择。

 

“隼,该起床了。已经早上了…”海看着隼的脸。隼的表情他之前从未见过:即使他本身的肤色就白的如雪,但这样沾染着泪痕的苍白着实吓了海一跳。

 

海本能反应的伸手去摸隼的前额来试探他是否生病或做了噩梦。他不知道是哪一种情况,但他听到隼犹豫着勉强发出呜咽的轻微的声音:“…海。”

 

“我在。隼。我在这儿。没事,没事的。”海轻轻拍着隼的前额。他在梦中经历了什么?他甚至用那样海从未听过的语调念他的名字。他起身片刻拿过茶壶,倒了杯茶拿到隼身边。他庆幸着今天放了薄荷——他知道薄荷香能使人清醒:他只希望这能有些效用。

 

过了几分钟,隼才从睡梦中惊醒。他急促的呼吸着,如同受惊般的瞪大双眼。海伸手拨开隼眼前被汗水粘在额上的刘海:他还在不断地冒冷汗。“隼,没事吧?隼…”

 

隼看着他身边的人。那是他如此渴望见到的面庞。这是梦,还是现实…?隼伸手抓住海的手臂,眼神中仍然带着犹豫和疑惑。“…海?”

 

被隼的举动吓了一跳的海只能反射性的应了一声来回答他。隼看着海的表情,停顿片刻然后开始环视周围。床,他的房间,以及最重要的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的海。最后他意识到之前那些只是一个梦。准确来说,是一个噩梦。一个真实得可怕的噩梦。

 

“给。先喝了它吧,会有些用。”海把手中的茶递给隼。茶已经有些冷了,不过总比什么都没有好些。隼需要些东西来抚平他的情绪。他接过茶,像平时一样缓缓地品尝着。

 

呷了几小口之后隼终于开口:“谢谢,海。抱歉让你这样担心。”

 

“没事吧?要是觉得不舒服今天就休息吧,工作我来做。”隼仍然面色苍白。他不能让他的首席在这样的状态下还继续工作。要是情况变得更糟怎么办?

 

但是在听到隼的回答时他后悔刚才那样说了。“啊?真的吗?谢谢你,海。麻烦做到最好喔?”他这样说着朝海wink。

 

“收回我之前说的,你看起来状态很好。现在,该起床了!我们今天有很多事要做啊。”海从隼手中拿过空杯子放在托盘上

 

“哎—?我不想工作啊。”隼抱怨着把毯子裹回身上,表现出还要接着睡的样子。

 

“隼…你真的没事吗?你看起来仍然没有力气。”海明确的知道隼现在状态并不好。他从来也不会像其他人那样生病,他是第一次看见隼这样,可能他永远也不会知道隼是否独自面对过好几次这样的情形。他只想确认隼好好休息了,没有过度劳累。

 

“我没事,海。只要,让我稍微休息一会儿。两小时后会议室见。”这是他作为首席的命令,而不是作为隼。作为他的副手他只能给予肯定的答复然后拿着放有茶杯的托盘离开房间。

·

·

·

但愿他能和我好好说这件事情。

我不会介意他向我寻求依靠。

·

·

·

隼无法确切地回忆他梦中发生的一切,但他确认这个梦给他一种似曾经历的错觉。他能记起的只有那些他永远不想再看到的场景。那太可怕了。每次闭上眼那场景都会无法抑制的浮上眼前。雪。血。海。

 

他想再睡一觉把这些忘掉,但隼担心那个可怕的梦继续萦绕着困扰他。于是,他起来坐在对着阳台的椅子上,给他并不想求助的人打电话。

 

铃…铃…

 

“…喂,你好”


TBC

评论
热度 ( 44 )

© 林夕yume | Powered by LOFTER